返回

抗联薪火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27章 被挡在河边的火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雷鸣小队着实让日军感到头痛。

    一个大队近千名日军就在那山区里搜索着雷鸣小队。

    可雷鸣小队总是神出鬼没的出现射击消失,让那日军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甚至连那名日军大队长都已经在偷偷祷告,让气温再低点,让满洲的老天爷下场雪吧!

    他这样祷告,那自然是因为有了雪雷鸣小队就会留下痕迹,然后他们大日本皇军就可以顺着那痕迹追杀雷鸣小队了。

    那雷鸣小队再厉害,终究没有长翅膀。

    那所谓的什么“雪上飞”“草上飞”那只是吹嘘的罢了,谁看过真有人会那样飞?

    只是,那名日军大队长再祷告也是无用。

    天不遂人愿,这在接下来的十多天里那气温并不降,那雪倒是下了那么一下场可随即就又化没了!

    随着行军路程的增加,这支日军已是被雷鸣小队拖得没有了当初的锐气,都变得疲惫不堪起来。

    以至于,那迷信的日军都在想,难道这满洲的老天爷真的是和抗联那些土匪是一伙的吗?

    老天爷真的是和抗联是一伙的吗?

    日本人这么想却不知道中国有个老子说了一句话叫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者,老天爷也,老天爷如果真的是一个人的话,他有什么想法没有人知道。

    可是老天爷是绝不会管这人间的恩恩怨怨呢。

    和往年比,今年的气温偏高让雷鸣小队能够从容游走于山野间。

    可是此时,同样是东北抗联的一支队伍却是在一条叫作“辽河”的河边诅咒着老天爷!

    天空正稀稀落落的飘着雪花,可是落在地上,那地上竟然是湿的,因为雪化了。

    而就在这飘零的雪花中,一百多名抗联官兵大眼瞪小眼的看这条由于雪花的存在显得是如此黝黑的河流却是欲哭而无泪。

    只因为,同样的一个老天爷不让那气温降下来,往年这个季节早已经结冻的辽河现在竟然没有冻上!

    不能说那河里没有冰,那河边还是有冰茬的,可是那河水却是在这个阴郁的天空下黝黑一片依旧在不急不缓的流淌着!

    而偏偏这段河的宽度说一百米没有,可是六七十米却是有的。

    就这样的河谁敢下去?

    且不说后面的追兵,就这冰凉的河水人下去之后一会儿功夫就得冻抽筋了,就更别提过河了!

    他们在西征的路上与围追堵截的日军殊死作战。

    他们所企盼的也就是,只要他们冲过了辽河,那么在河西面那真的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只是,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当他们费劲千辛万苦却撞上了这条没有冻上的河流时便仿佛迎头挨了一闷棍!

    “叭勾”、“哒哒哒”,枪声响起来了,就在这支抗联队伍的后面,那是尾追过来的日军和殿后的抗联队伍交火了。

    “师长,怎么办?”这时有抗联战士问一名那脸色仿佛比那河流还要黑上几分的抗联军官道,而那个军官赫然正是武更。

    武更,东北抗联西征军第一路军副总指挥。

    他的官越做越大了,可是他手下的战士却已经是越打越少了,原来八百多人的一个师打到现在也只剩眼前这一百来人了。

    此时的武更仿佛并没有听到那名战士的问话。

    他现在脑子里回响的却是前几天他们的司令杨宇平的话。

&

第1627章 被挡在河边的火种(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