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联薪火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章 雷鸣性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发现那些当窗格子的细木杆有的已经快被狼咬断了,而有的插在土坯里的那一端已是被狼撞得快从里面出来了,估计那窗户也只差群狼的一扑之力了。

    就昨夜的那情形,只要有一根拦窗户的细木杆被狼撞开了,那后面的群狼也就蜂拥而入,雷鸣也就是一个被群狼分食最后只剩下副骨架的下场了!

    一个小时后,雷鸣和刘得田已是装完了爬犁。

    他们之所以装得这么慢,那是因为他们两个却是又往那些死狼上面压上了厚厚的一层干草,那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一下子打死了这么多的狼。

    至于说雷鸣跟刘得田说拉松木杆那也只是他找个理由把刘得田的马拉爬犁“诓”出来的一个理由罢了。

    再回去的时候他们那马拉爬犁根本就不走刘得田的那个村子别人又知道他们到底拉的是啥。

    终于,那马拉着爬犁,爬犁上面是一层快两米厚的干草,草上面是坐爬犁上的两个人,然后就在那雪野中飞跑了起来。

    此时的两个人手上都戴着棉手闷子,头上戴着系着带的狗皮帽子,马儿奔跑,朔风迎面而来便把他们两个的脸吹得通红。

    “刘叔,我去找你的时候听你在说什么日本人,咋回事啊?”雷鸣大声问刘得田。

    “我听进山的人说,日本人来了,已经到了县城了!”刘得田回答。

    “啥日本人?”雷鸣听得一愣。

    “他们说和咱们长得一样,就是个子矬得很,就是外国人!可我也没搞明白啥是外国人,那外国人不也是一个鼻子俩眼睛和咱们长得一样吗?他们也归那个被炸死了的张大帅管吗?”本应当是回答问题的刘得田却是自己问出好几个问题来。

    刘得田并不大了解外国人代表了什么。

    其实于时下中国大多数偏远地区的人来讲,基本就没有什么国家的观念。

    在刘得田的眼里,那个死去的张大帅那就是天大的官了,因为他知道张大帅没死的时候据说整个东北的老林子都归他管。

    不过雷鸣毕竟上过两年私塾识文断字的,啥是外国人雷鸣却是知道的,于是他这个原本是问问题的人反而就得替刘得田解释道:“老毛子知道吧,他们就是外国人!那个日本人也应当是和老毛子一样不是咱们国家的人!”

    “哦。”听雷鸣这么一说刘得田就懂了。

    老毛子他是知道的,比中国人长得白长得高,尤其是女孩子长得特别漂亮,他知道自己邻村小二沟就有一个二毛子女的,长得白白净净的,唯一缺点是那个女的四十来岁那腰却是比中国的女人要粗一些的。

    (注:二毛子,俄罗斯人和中国人混血)

    “日本人来咱们县城嘎哈?”雷鸣又问。

    雷鸣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那还是他十一岁那年的和他二叔卖猎物一起去的,印象里那县城就是房子多人多还有饭馆子。

    “他们说日本人是坏蛋,杀人放火祸害大姑娘小媳女老娘们什么坏事都干。

    他们别看个子矮每个人都有快枪,能装五发子弹的那种!还有机关枪还有小炮!”刘得田平时在乡里比较活络,一般进山收山货或者药材的人都上他家,所以他知道的信息就比别人多。

    “那他们不比胡子土匪还缺德啊?他们要真来咱们这里咱们抢他个快枪打猎用好不好?”雷鸣一听日本人有快枪心里热了起来。

    “我看行!行了你别说话了转过去背风吧,到你二叔家咱们喝酒再唠,我让马跑快点,逮儿——驾!”刘得田开始催马了。

    于是那马拉爬犁便向远方急驰而去。

    其实,于此时的雷鸣和刘得田来讲,他们说起日本人来那更多的就象在讲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至于雷鸣说抢一支枪那也只是他的玩笑罢了。

    尽管此时东北三省从名义上已经沦陷了,但他们这些山里人还真的就不知道那日本人是咋回事。

第6章 雷鸣性格(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