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联薪火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战狼(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听着屋外那让他汗毛都竖起来的狼嗥声,雷鸣强自镇定了下来。

    他记得打小跟他二叔学打猎他二叔就跟他说过,打猎碰到什么情况也不能慌。

    雷鸣觉得这个道理是对的,尽管二叔却终究是死在在熊瞎子的掌下,但那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却是与这个道理无关的。

    于是,他赶紧穿上毡疙瘩(注:高筒毡靴)摸起了那洋火,他感觉到了紧张,因为手已经发紧了。

    雷鸣忙暗自提醒自己要镇定,一个猎人对自己手的感觉很看重,因为无论用弩还是用土枪甚至用弹弓,手不稳怎么可以?

    意识到不能过于紧张的雷鸣将那火柴盒拉开从里面摸出几根火柴塞到了上衣兜里,而那塞火柴的左手从兜里掏出来时却只掐了一根火柴,然后他的右手就摸到了土枪。

    当火柴和枪都被他掐在了手里的时候,雷鸣感觉自己的心安定下来了,终于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了。

    他并没有奔门去,门板还是很结实的更何况里面那还有木棍顶着,关键是窗户,那所谓的窗户是用山核桃粗细的的硬杂木横七竖八的在墙体上插起来,外面却是糊了层窗户纸。

    那些细木杆都是蜡木杆或者水曲柳之类的硬杂木的枝条,虽然说细了些论但论结实程度也绝非狼可以轻易扑进进来的。

    不过,麻烦的是那些交叉的木杆之间的空隙有些大,雷鸣就怕那些狼如果死心眼的就往上扑再硬挤进来。

    可是就在雷鸣刚靠近的那窗户的时候,就听门外却是发出了“咣”的一声来然后便有狼惨叫了起来!

    雷鸣知道那是有狼在扑门终是把自己放在门外的铁夹子踏翻了!

    雷鸣稳了稳神,并没有冷风吹进屋来,他放心了,门没事,于是忙又向窗户靠去。

    而这时他就又听到了一声高亢而悠长的狼的嗥叫声,紧接着他就听着屋外发出了一片细密的“扑通通”声音来。

    然后他就听到“哧啦”一片声响和几声狼的惨叫,随着户外那寒冷的风扑面而来他便看到了那窗口处闪现出四五双绿油油的眼睛来!

    狼见门进不来又改从窗口进攻了,那薄薄的窗户纸如何架得住狼这一扑自然被撞破了,而那惨叫声却是又有狼触动了那打兽的夹子。

    此时,雷鸣与这些狼离的是如此之近,他都能闻到那些狼嘴里喷出的腥气,甚至他觉得那狼的哈气都喷到自己脸上来了!

    (注:哈气,北方话里指人或动物在冬天里口腔内的水蒸汽遇冷凝结成可视的雾状)

    看来狼群里是有头狼指挥的,那声声音很大的狼嗥就是进攻的指令!

    雷鸣下意识的举枪,左手将捏着的那根火柴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蹭,于是那火柴就“哧啦”一声点燃了,冒出一小团明亮的火焰来。

    洋火就是好用,比火折子方便多了!

    火光让雷鸣看清了形势,他将那火柴一晃刚想点燃土枪的引火绳心中一动却是将那根火柴向一只正往屋里挤的狼的脑袋扔了过去。

    可是那狼正把嘴巴从那窗格子中塞进来硬往里挤呢,它见一个闪亮的小火点奔自己来了想退回去已是不及却是张大了嘴巴咬了一口,竟然一下子把那根火柴咬到了嘴里。

    火柴的光亮眨间没了,雷鸣却是听到那只狼怪叫了一声,想必是那狼在把那根火柴咬到口中后被火柴头的温度给烫了一下。

    可是,也仅仅只是被烫了下罢了,一根火柴就是全燎在狼毛上又能对它产生出多成的威胁来呢

第3章 战狼(一)(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