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抗联薪火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猎狼三人行(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已是后半夜了,黑漆漆的小屋里静悄悄的。

    由于炉火早就熄了,所以此时屋里的温度虽然没有到零下却也差不多了。

    屋外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没有了屋内炉火产生出来的热量的抗衡,那寒气已经足以从那土坯之外慢慢渗透进来。

    尤其是只贴了一层窗户纸的窗户那里的寒气已是逼人。

    这一点在东北生活过的人都有体验,有墙壁的地方尚好,而那窗户无论如何也是挡不住寒气的。

    人若侧躺在火炕之上,下面火炕纵是滚热,可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身体靠窗的一面已是一处瓦(wà)凉。

    可是此时的雷鸣、小北风、小妮子三个人都没有动静,就好象趴在那里已经睡着了一般。

    而就在这时,那条也同样在架子上趴着的大黑狼的耳朵突然就立了起来,然后它看着窗口的方向“汪汪”的就大叫了起来!

    在这个小屋里,那叫声来得是那么的惶急与暴躁,以至于震得雷鸣他们三个人耳朵嗡嗡直响。

    在这一刻雷鸣就再次听到了窗外那隐约的群狼奔腾的声音。

    “来了!准备!”雷鸣一手端着自己那杆土枪一手拿着一根火柴高喊道。

    然后他们就听到那窗户处已是“哗啦”一片响声,伴随着从窗外吹进来的透体的寒风的是群狼绿油油的眼睛,狼群撞进来了!

    那经过雷鸣他们“加工”过的窗户格子已是在狼群一撞之下寸寸断裂!

    雷鸣划着火柴点火之际,屋子里已是传出来一片各种各样的狼嚎之声!

    雷鸣他们在窗口高的矮的并排就坠了十来个打着“勒死狗”结的套子,窗户下又放了四盘夹子。

    群狼哪知道这里有如此的机关,奋力一扑之下便有钻到那绳套子里面的。

    绳子那头可是在房架子上固定着呢,所以它们那一扑之下,绳扣自然收紧就勒住了脖子,那狼先头还能发出呜呜的叫声,但随着它们死命的挣扎那绳子自然是越勒越紧。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狼了,就算是人也会拼命挣扎,脖子都被勒住了,真能想到我引颈不动或者回头是岸的又能有几人?

    而又有狼没有钻进了绳套却是一爪踏翻了地面上的夹子,那夹子只是擒狼伤狼却不是杀狼用的,那受伤之狼又怎能不惨叫连连,却是带着那夹子在黑暗之中一顿乱冲!

    可是夹子上的铁链同样是被固定着的,它们又如何能够挣脱?却是带着夹子与那哗啦啦响着的铁链在黑暗之中一顿乱撞。

    “轰!”小妮子手中的土枪先响了,火石击发方式的优势在此刻彰显无疑。

    而随后雷鸣手中的土枪也响了起来。

    此时屋里一片黑暗,脖子上勒着绳子的腿上夹着夹子的野狼们正在屋里乱撞,黑暗之中小妮子和雷鸣由于看不清根本也不知道打哪个,也只是仗着砂枪打出去铁砂终究还是有些发散的就往下面打罢了。

    狼群冲进来,如果是几十米的距离,那散布开的铁砂完全可以把这个不大的小屋笼罩起来。

    这小屋又能有多大,三十平米都是一大关。

    可同样由于小屋的纵深不够,那枪砂打出去未能散步开来便已经打到狼身上了。

    这时点火照明就变得重要了起来。

    这时一丝光明亮起,那自然是有盒子炮舍不得用专司点火照亮的小北风划着了火柴,他把桦树皮点着了。

    可是火柴刚着之际,小北风就感觉到一道黑影竟然“嗖”的从架子下面扑了上来,那是一只漏网的狼!

    吓得小北风下意识抬头一躲,只是他们此时藏身

第20章 猎狼三人行(六)(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