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生死?小事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八章生死,小事耳

    太宰能够毫无心理负担的为一件破衣裳就杀掉一个人,这说明,这周边还有很多人,如果他想,他应该不缺少一个太宰五代。

    除非自己出场的过程非常的惊艳,惊艳到太宰根本就无法解释的地步。

    在这个时代,没有办法解释的事情一般都被称为神迹!

    太宰枯坐在高崖上木呆呆的瞅着对面草木葱茏的高大丘陵,不知道是不是在追思自己的王。

    云琅没有王可以追思,所以只好不停地玩弄老虎的大爪子。

    很奇妙,老虎的爪子其实没有那么坚硬,反而软绵绵的,尤其是脚掌上的那几块肉垫子,只要轻轻地一按,老虎爪子里面的尖爪子就会冒出来。

    老虎硕大的嘴巴就在云琅的头顶,偶尔会张着嘴打个哈欠,似乎要吞掉云琅的脑袋。

    老虎的嘴巴很干净,没有什么怪味道,云琅今天非常勤快的用盐水帮它清洗过,只是漱口水被它吞掉了。

    那只母鹿就卧在老虎的肚皮旁边,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云琅觉得她们能发展出一段跨种族的爱情。

    太宰的咳嗽声在夜色中传的很远……非常的悲壮,这世上能把咳嗽咳出悲壮感觉的估计就太宰一个人。

    “明天,我能跟您一起去巡山吗?”云琅到底年轻,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

    太宰回过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摇着头笑了一下道:“不用,你怎么想起跟我一起出巡了?”

    云琅把一块皮子披在太宰的身上道:“我怕你明日回不来了,无论如何有我在,也能给你选一块好的墓地,埋葬你,这里的野兽太多了。”

    太宰认真的看着云琅道:“不用,等我真的不中用的时候,会把巡山的重任交给你,现在还不用。

    生死,小事耳。”

    云琅点点头,继续把身体靠在老虎的脖子上玩弄老虎的爪子。

    “您是怎么驯服老虎的?它有名字吗?”

    “老虎就是老虎,要什么名字,它是我捡回来的幼崽,长大之后就跟着我一起巡山。”

    “你看他额头有一个王字,我能叫他大王吗?”

    太宰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厉,好半晌才慢慢的道:“它本就是兽中之王,称为大王也没有什么不妥。”

    云琅像是没有看见太宰的眼神变化,亲昵的把脑袋在老虎的头上蹭蹭笑道:“大王,大王!”

    老虎没有反应,太宰的拳头却握的紧了一些。

    “我需要一把铁刀,您能帮我弄一把吗?”

    “铁刀柔软不堪,要他作甚?你不是有一把铜刀吗?”

    云琅笑道:“你之所以觉得铁刀软,纯粹是因为你们不会炼制,在我的故乡,人们都用铁刀,锋利无比。

    如果您能给我一个铁砧,一柄铁锤,我就能炼制出那种锋利的铁刀。”

    太宰的面容隐入了黑暗,云琅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有太宰淡淡的声音传来:“我找找看,不知道有没有。”

    山崖下的一股青岚缓缓地升起,眼看着就要淹没石屋前的平台。

    太宰的深衣上下通透,保暖性能很差,云琅又不敢劝说他回去休息,只好带着老虎,母鹿率先回到了石屋。

    云琅能感觉到太宰盯在自己后背上的灼热目光,不过,他不在乎,如果再不表现出点神奇之处,他不敢保证太宰还能继续这样的对他好。

    一串串的竹简木牍被平平的铺开,变成了两张床,床上放着云琅今天晒过的各色兽皮,一半铺床,一半盖身,这样的床铺应该非常的舒适。

    自从来到这里,今夜是云琅睡得最舒服的一晚,太宰很自然的睡在另外一张床上,可能是昨晚睡得很足,这一晚,他瞪着眼睛看了云琅整整一夜。

    早晨云琅醒来的时候,太宰已经不见了踪影,老虎却还在,正在一次次的假装扑倒母鹿,每一次都用大嘴含住母鹿的脑袋,却从不用力,母鹿似乎也不害怕,陪着老虎玩的不亦乐乎。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即便是有,云琅也不信!环境诡异的变了,甚至时空可能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云琅那颗近乎冷酷的心。

    离开了工程师的工作,也同时离开了那个喜欢指责他不上进的女人,那个女人曾经咬着牙打电话说他的心是石头做的……

    她以为云琅只是出走几天,最后还是会回家的,没想到他一去不复返,对那个家没有半分的留恋。

    最后,那个女人还祝愿他早点去死……所以,云琅就死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云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起那个女人,她已

第八章生死?小事耳!(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